FC2ブログ

淮海 徒然抄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 |

戀の空蟬

因為印刷出了波折,封面印得不盡人意,現在決定重新找地方印製新的本子封面,但是因為原先價格已經是擦著成本價定出來的,所以無奈之下只有決定在價格上稍作調整,已經預定的各位不用再給了,我自己出錢補就可以。在這裡為我的添了麻煩說一聲抱歉。


TAOBAO请走这里


封面
1.jpg
2.jpg
12.jpg


[狀態]:預定中
[書名]:戀の空蟬
[屬性]:遙遠時空中同人誌 橘友雅×藤原鷹通
[規格]:B5 / 36P / 簡體中文 / 左開本 / 彩封 / 數碼快印
[內容]:漫畫×1、文×1
[執筆]:升靈丸(Maru)
[發行]:09年7月底
[價格]:RMB30
[販售]:淘寳網店/CD4/活動販(看情況參加上海、廣州、南京的祭,具體未定


【文本試閱部份】

到達鷹通府上的時候,已是申時將盡,天色漸漸由橘黃昏暗下去。
鷹通正專心地研析古書,看到友雅來了,急忙準備起身。
友雅一伸手便把他按了下去:“既然都病了,就別這樣勉強。”臉上的笑容雖然溫柔,語氣卻是不容得半點反抗的強硬。
鷹通笑笑,略帶著些許疲憊。
“鷹通,你是要同我喝酒呢,還是要繼續看那些晦澀的文案呢?”友雅坐下後,拿著帶來的銚子晃了晃。
“友雅大人請再稍待一會。”鷹通說著,有些抱歉地點點頭。
“嗯。”想著自己這樣突然造訪實在也不是禮貌之舉,友雅便沒有強求,就真的坐在一旁等起鷹通來。
鷹通由於臥床,平時精心梳理的頭髮披散了下來,長長的一片柔色,直順整齊地披在背後。
友雅不由得笑著讚道:“鷹通的頭髮很好呢,不像我自小就天然捲曲,打理起來可要費一番功夫。”
鷹通潛心研書,竟全然沒有聽到友雅說話。
“我說你啊,”友雅伸手牽起鷹通一束頭髮,鷹通這才驚覺,轉頭看向友雅,“我以前不是也說過麼,不要把自己搞得太累。年輕人就是不懂得珍惜自己的身體。”
又順著頭髮摸到鷹通的臉頰:“臉色蒼白成這樣。”
鷹通低沉了乾淨的眉眼:“友雅大人這麼一說,這夜風吹得還真是有點冷了,我想喝點酒暖下身子。”
難得鷹通不像往常那般固執,友雅有些高興。他側身為鷹通倒了酒,又為自己倒了盞。
幾盞酒下肚,心窩裡漸漸暖和起來。鷹通抬眼想看看月色,突然想起格子早就被女房放下了。頗為遺憾地笑笑,這等小事也不好意思麻煩友雅大人。
“今晚的月色很美,鷹通不看可惜了啊。”一旁的友雅一壁這麼說著,一壁起身推開了格子。
“月色是美,但對於友雅大人來說,只可惜沒有伊人相伴。”鷹通淺淺地開著玩笑。
“哦呀,鷹通這是在諷刺我麼?我可是放了芸姬的鴿子來探望鷹通的呀。”友雅也順勢開了淺淺的玩笑。
“芸姬?左大史之女麼?”鷹通並沒有承襲友雅的玩笑,反而很認真地問著。
“嗯。是個淡雅的女人。但花朵太過於清麗,也就沒有了其他花兒一般的芬芳,”友雅捏著扇子的右手指了指鷹通院落裡同樣開得甚好的紫藤,“有時想來,艷麗明媚的女人也許不錯呢。”
“艷麗的女人,我倒是遇過一回。”鷹通看著藤花,若有所思。
“鷹通說的是以前那個鬼族白拍子罷。她是朵野玫瑰,濃郁是好,可惜帶刺。”友雅看著扇子上的花紋,與鷹通想著同樣一個女人。
“友雅的話語還是如同當年那般辛辣啊。”鷹通笑起來,全然沒有第一次說時那種無奈和些許的責備。
“鷹通也不差呀,批評起我來,一點情面都不留。”友雅拿著扇子,一開,一合。
兩個男人,相視無言,沉默一陣後,一齊笑了起來。
同人志 | コメント:2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趕工 | HOME | >>

この記事のコメント

排队~举手~
我也要当零号!
2009-07-14 Tue 21:03 | URL | 大鬼 #8KihFjsA[ 編集]
你早就不是零号了!
但是如果你一定要坚持,我也不会介意啦。
2009-07-15 Wed 13:49 | URL | 丸 #-[ 編集]

コメントの投稿















コメント非公開の場合はチェ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 HOME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