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淮海 徒然抄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 |

趕工

海#25253;0000
(點擊放大)

終於把遙時本需要畫的地方都結束了……說實在的我從來也沒這麼粗暴地對待過一張彩稿,涂出線也好交界不夠圓潤也好,都管不了那麼多了,從那個色塊上色來看也能猜到有多么趕了吧……囧
本子一直弄不好,這幾天忙著本子的事情,心情也比較急躁。
一開始想要華麗的效果,決定用有一點反金光的紙,因為不知道那個紙的學名,只能描述給印刷的人聽,結果最後選用了印名片的白冰紙。當時上網查了一下白冰紙印出來的名片,感覺很不錯就同意了,但我低估了這個紙的威力,名片漂亮,那是因為它沒有顏色,封面可不是只有那麼簡單的白而已……
結果印出來之後第一個看樣的稀子馬上告訴我,用白冰紙印出來的畫面模糊得像覆蓋了一層毛玻璃,然後她又發了條彩信過來給我看,但我以為是照片的緣故,所以沒有在試樣的時候就否決掉這個紙張,以至於拿到實物之後回家與原畫一對比我就崩潰了。強烈色差,畫面模糊,上面的暗紋流雲什麽根本不要指望能看清,可以看清一個人影就已經Good Luck……
於是我立刻決定無論如何也要重新印製封面,雖然本身這次的本子就因為考慮到冷門,擦著成本定了個價,但如果封面不重新弄,勢必會變成哽咽在喉的一根刺,我吞不下去,我只能對自己說,倒貼錢都沒關係,刺不能留,要不然本子還沒進會場,我自己先被梗死。
現在重制的封面已經在印製中,準備明天一睡醒就過去看看效果,如果效果不錯,封面的事情就算是解決了。
然後是爲了感謝一直支持這個本子而繪製的這張海報,如果明天全部都能印出來的話,我就可以長長地鬆口氣了……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コメント:2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戀の空蟬

因為印刷出了波折,封面印得不盡人意,現在決定重新找地方印製新的本子封面,但是因為原先價格已經是擦著成本價定出來的,所以無奈之下只有決定在價格上稍作調整,已經預定的各位不用再給了,我自己出錢補就可以。在這裡為我的添了麻煩說一聲抱歉。


TAOBAO请走这里


封面
1.jpg
2.jpg
12.jpg


[狀態]:預定中
[書名]:戀の空蟬
[屬性]:遙遠時空中同人誌 橘友雅×藤原鷹通
[規格]:B5 / 36P / 簡體中文 / 左開本 / 彩封 / 數碼快印
[內容]:漫畫×1、文×1
[執筆]:升靈丸(Maru)
[發行]:09年7月底
[價格]:RMB30
[販售]:淘寳網店/CD4/活動販(看情況參加上海、廣州、南京的祭,具體未定


【文本試閱部份】

到達鷹通府上的時候,已是申時將盡,天色漸漸由橘黃昏暗下去。
鷹通正專心地研析古書,看到友雅來了,急忙準備起身。
友雅一伸手便把他按了下去:“既然都病了,就別這樣勉強。”臉上的笑容雖然溫柔,語氣卻是不容得半點反抗的強硬。
鷹通笑笑,略帶著些許疲憊。
“鷹通,你是要同我喝酒呢,還是要繼續看那些晦澀的文案呢?”友雅坐下後,拿著帶來的銚子晃了晃。
“友雅大人請再稍待一會。”鷹通說著,有些抱歉地點點頭。
“嗯。”想著自己這樣突然造訪實在也不是禮貌之舉,友雅便沒有強求,就真的坐在一旁等起鷹通來。
鷹通由於臥床,平時精心梳理的頭髮披散了下來,長長的一片柔色,直順整齊地披在背後。
友雅不由得笑著讚道:“鷹通的頭髮很好呢,不像我自小就天然捲曲,打理起來可要費一番功夫。”
鷹通潛心研書,竟全然沒有聽到友雅說話。
“我說你啊,”友雅伸手牽起鷹通一束頭髮,鷹通這才驚覺,轉頭看向友雅,“我以前不是也說過麼,不要把自己搞得太累。年輕人就是不懂得珍惜自己的身體。”
又順著頭髮摸到鷹通的臉頰:“臉色蒼白成這樣。”
鷹通低沉了乾淨的眉眼:“友雅大人這麼一說,這夜風吹得還真是有點冷了,我想喝點酒暖下身子。”
難得鷹通不像往常那般固執,友雅有些高興。他側身為鷹通倒了酒,又為自己倒了盞。
幾盞酒下肚,心窩裡漸漸暖和起來。鷹通抬眼想看看月色,突然想起格子早就被女房放下了。頗為遺憾地笑笑,這等小事也不好意思麻煩友雅大人。
“今晚的月色很美,鷹通不看可惜了啊。”一旁的友雅一壁這麼說著,一壁起身推開了格子。
“月色是美,但對於友雅大人來說,只可惜沒有伊人相伴。”鷹通淺淺地開著玩笑。
“哦呀,鷹通這是在諷刺我麼?我可是放了芸姬的鴿子來探望鷹通的呀。”友雅也順勢開了淺淺的玩笑。
“芸姬?左大史之女麼?”鷹通並沒有承襲友雅的玩笑,反而很認真地問著。
“嗯。是個淡雅的女人。但花朵太過於清麗,也就沒有了其他花兒一般的芬芳,”友雅捏著扇子的右手指了指鷹通院落裡同樣開得甚好的紫藤,“有時想來,艷麗明媚的女人也許不錯呢。”
“艷麗的女人,我倒是遇過一回。”鷹通看著藤花,若有所思。
“鷹通說的是以前那個鬼族白拍子罷。她是朵野玫瑰,濃郁是好,可惜帶刺。”友雅看著扇子上的花紋,與鷹通想著同樣一個女人。
“友雅的話語還是如同當年那般辛辣啊。”鷹通笑起來,全然沒有第一次說時那種無奈和些許的責備。
“鷹通也不差呀,批評起我來,一點情面都不留。”友雅拿著扇子,一開,一合。
兩個男人,相視無言,沉默一陣後,一齊笑了起來。
同人志 | コメント:2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IMG_27830.jpg
今天早上做了一個夢。
夢到我和S一起畢業了,好像還是當年一起畢業時那樣。可夢中我心裡知道這是人生中最後一次畢業了,就算每一次都一起,這也是最後一次了。
我們搭車回家,坐在一起,窗外有一點不礙事的小雨,所以我的心情也很平靜。
我不知道從哪裡拆出來一件浴衣披在身上,然後對S說:“正好我月底要去日本旅遊,碰到祭典的話可以穿過去。”
S說:“嗯,這件浴衣很適合你。”
我因為不知道他是出於客套,還是其他原因說出這句話而有一點發楞。
我希望是我想的那個原因。
接著,他伸出手,輕輕握住了我的手。
一瞬間我明白了他的意思,正是我曾經無數次期望,卻又只敢想想而已的那個。
好像終於等到那句等了很多年的話。
於是夢中,我低下頭哭了。
流年 | コメント:4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卒业

IMG_2271.jpg
2009年6月30日。
早起到校后,被通知老師已經先行趕往散夥飯地點,於是又趕到吃散夥飯那家火鍋店,因為去晚了,和瀟瀟單獨坐在一桌匆匆吃了幾口,被系主任、幾個班上的代表和一個有些照面的同學敬了豆奶之後,大家下樓,本來說去逛街打機,後來又想還是先回校填表比較好,所以一起打的回校。
4樓悶熱的班會教室,從開學以來從來沒看到人來得這麼齊過,後來小萌萌也來了,我們寢室三個人還是一如既往坐在一起聊天打屁。填表、貼照片、交表、開班會,接著又下樓拍畢業照。攝影師說光線不夠,於是大家從有校牌的教學樓換到了對面的食堂門口(囧死個人
推推搡搡擠到一起之後,并沒有太多[最後一次合照,降低眉眼做好留作回憶]這樣的感覺,大家只是嚷嚷著[熱死了][怎麼還沒完啊?]然後才勉強站定拍下照片。
之後下午的遊玩計畫也因為天氣太熱而作罷。


2009年7月1日。
因為把資料表放到了瀟瀟手上,結果那個死人不但遲到,還在關鍵時刻手機停機。在萌萌陪著我等了她半個小時之後,我又去學生處重新領了一張表,這才正式開始到各處蓋章的程序。
系上倒是沒什麽大問題,但到了宿舍關卡之後,不知道是學校摳門到必須每一項都檢查清楚,還是生活老師的水平太不怎麼樣,幾百號學生圍在一個小小的守門房周圍,等著生活老師以差不多每半小時一人的速度簽著表單。看到那堆厚厚的表單和龜爬的速度,四周的罵聲和絕望感撲面而來。
一個多小時之後同系的同學叫我把她的表單從排隊里抽出來,神色詭異。於是我識相地把動漫系的表單全部抽出來了——因為憑多年在考場上與監考老師交手而摸爬滾打出來的經驗,我知道我的隊友一定是找到了捷徑。所以乾脆一不做二不休,要玩大家一起玩。
然後呢,同學說既然這個地方只是簽個名,又不用蓋章,我們在這裡傻等著幹什麼呢?
我懂事地點了點頭,拿起筆模仿著生活老師那像是害怕被大家看到自己般局促不安的嬌小筆跡,把所有人的表單都簽上了她的大名。
之後一路順利,不過我們還是直到中午才辦完全部程序。
拿到畢業證那瞬間,大家歡呼的不是終於畢業,而是終於把這個過場走完了,可以回家吹空調睡大覺。
沒有什麽依依惜別的意思,同學們瞬間作鳥獸散。
順帶一提下樓的時候終於碰到了姍姍來遲的瀟瀟,我又豪爽地大筆一揮,為她簽下了生活老師的大名。
最後一次在學生食堂的便利店買了可樂,最後一次坐到食堂喝完,然後媽媽幫我和萌萌拿著畢業證在校牌前面照了相,我懷著終於可以不用待在這個鬼地方的心情,狂奔出了校門。

即使大學沒怎麼去過,老師和同學都不認識幾個,我還是很謝謝這一段時光,讓我認識了值得認識的人,還有一些雖然不比跟朋友們在一起愉快,卻也讓人不小心就記了下來的事情。
哦,還有學校門口好吃的燒烤飯……

不管怎麼說,我今天很開心,那麼再見。
流年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 HOME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